快捷导航
 
欧洲三国承认巴勒斯坦国,意义有多大?
VIEW CONTENTS
菠菜中文网 门户 新闻资讯 查看内容

欧洲三国承认巴勒斯坦国,意义有多大?

2024-5-30 07:27| 发布者: 高祥瑞| 查看: 166
摘要: 经过数周讨论,挪威、西班牙和爱尔兰政府5月22日宣布,他们将于5月28日正式承认巴勒斯坦国。这不是首次有欧洲国家承认巴勒斯坦国。早在2014年10月,瑞典就成为第一个承认巴勒斯坦国的欧盟国家。瑞典外交大臣当时说: ...

经过数周讨论,挪威、西班牙和爱尔兰政府5月22日宣布,他们将于5月28日正式承认巴勒斯坦国。

这不是首次有欧洲国家承认巴勒斯坦国。早在2014年10月,瑞典就成为第一个承认巴勒斯坦国的欧盟国家。瑞典外交大臣当时说:“这是确认巴勒斯坦人自决权的重要一步。我们希望这将为其他国家指明方向。”

已经承认巴勒斯坦国的欧盟成员国还包括保加利亚、塞浦路斯、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匈牙利、马耳他、波兰和罗马尼亚。

全球已有近150个国家承认巴勒斯坦是一个独立国家,但当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承认巴勒斯坦国的趋势,仍将产生重要影响。

它的背后是两件事:其一,一度被边缘化的巴勒斯坦问题,回到全球议程的重要位置,再次成为中东地区的热点核心;其二,美国在巴以和平进程中的“主导权”被削弱了。

1993年,在美国牵头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签署了《奥斯陆协议》,被认为是巴以和平进程中的一座里程碑。自那时起,美国一直在巴以和平进程中扮演主导角色。

1993年,时任以色列总理拉宾(左)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右)在美国总统克林顿(中)促成下,在白宫草坪会面

但长久以来,巴以和平进程迟迟难以推进。

以色列自1948年建国以来,面临的两大主要地缘政治矛盾是:与巴勒斯坦的领土之争,以及作为一个犹太国家如何在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的包围下立足。

既然和巴勒斯坦谈不拢,以色列开始“曲线救国”,先和周边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搞好关系。

这个进程在特朗普时代加速发展。

2020年,在特朗普政府牵头下,以色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林和美国签署《亚伯拉罕协议》,标志着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双边关系再次正常化。“亚伯拉罕”这个名字,强调了犹太教和伊斯兰教拥有共同的信仰起源,都属于亚伯拉罕诸教,大有“求同存异”的意味。

2020年,(左起)时任巴林外长阿布杜拉提夫、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美国总统特朗普、阿联酋外长阿卜杜拉签署《亚伯拉协议》

很显然,巴勒斯坦问题被《亚伯拉罕协议》边缘化了。巴勒斯坦官员开始争取欧洲的支持。

瑞典、挪威、爱尔兰和西班牙一直被视为同情巴勒斯坦人的国家。英国也表示可能会考虑承认巴勒斯坦,因为以色列长期拒绝推进两国解决方案(尤其是在内塔尼亚胡时代),甚至继续侵占巴勒斯坦土地用于定居点建设,让英国深感失望。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休·洛瓦特(Hugh Lovatt)指出,欧洲国家承认巴勒斯坦国的趋势,为巴勒斯坦建国开辟了一条有意义的道路。“承认(巴勒斯坦国)是通往巴勒斯坦自决的可行政治轨道的切实步骤。这是确保阿拉伯国家参与支持加沙可持续停火的先决条件。作为实施两国解决方案的‘阿拉伯愿景'计划的一部分,沙特阿拉伯等国呼吁美国和欧洲承认巴勒斯坦。”

对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来说,承认巴勒斯坦国的趋势可能是一把双刃剑。

以色列安全部队和定居者对约旦河西岸的袭击不断升级,任何欧洲国家对巴勒斯坦国的承认,并不会改变约旦河西岸的悲惨状况。这种情况下,更多的不满可能会指向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

但是承认巴勒斯坦国,意味着承认巴勒斯坦的自决权,有助于重振巴勒斯坦公民社会。对巴勒斯坦人来说,最重要的或许是一些不那么具体的东西:承认他们拥有明确而基本的自决权,无需以色列的许可——这个理念自奥斯陆协议以来一直是美国调停的基础。

十多年来,以色列政坛一直有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以色列因对巴勒斯坦的强硬政策而面临外交海啸的风险。这最早是以色列前总理埃胡德·巴拉克在内塔尼亚胡担任国防部长期间提出的警告。

最近几周,这场外交海啸开始向内塔尼亚胡袭来

几天前,内塔尼亚胡和以色列国防部长加兰特被告知,国际刑事法院(ICC)的检察官正寻求以战争罪对他们发出逮捕令。同时,国际法院(ICJ)也正在以涉嫌种族灭绝罪对以色列进行调查。

美国、英国和其他国家已经开始对有暴力行为的犹太定居者和支持他们的极右翼团体实施制裁。现在,三个重要的欧洲国家又单方面决定承认巴勒斯坦建国。

以色列人逐渐意识到,以色列正日益被视为弃儿,在外交上越来越孤立。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内塔尼亚胡自己的内阁内部出现越来越多、越来越明显的裂痕。他的政府还能撑多久,是个问题。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推荐好文
独家文章
精彩文章
周排行
Copyright by 2021